极速PK10

                                                                          来源:极速PK10
                                                                          发稿时间:2020-08-11 01:07:55

                                                                          米歇尔:让我问您一个有关我们首席外交官,也就是美国国务卿的问题,您应该很了解他。他最近在尼克松图书馆发表了一个演讲,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因为正是尼克松总统开启了美中交往的大门。他说了一些非常强硬的话,称如果我们现在屈服,我们的后代将可能听任中国共产党摆布,中共所作所为是对当今自由世界的首要挑战。您对此怎么看?这是对中国政府的直接挑衅吗?

                                                                          米歇尔:我确实不得不就更大规模的指控向您提问。美方官员称,休斯敦总领馆是间谍活动和窃取知识产权的“天堂”。他们说,世界各国80%的间谍案和60%的商业窃密活动同中国相关,中国对贸易和知识产权盗窃活动所负责任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大。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8日发文表示,美国政府高调公布对11位中央和特区政府官员的所谓制裁,特区政府已发表严厉声明回应。她认为,负责的美国官员是用了自己2016年6月以政务司司长身份访问美国时申请入境签证时的资料,而忘记更新,把因申请签证的个人资料交给财政部门作入境以外的用途,是否违反人权的保障,值得商榷。她提到,自己的访美签证有效期是到2026年,既然本人并不向往到这个国家,看来也可主动注销了。

                                                                          米歇尔:我们谈谈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吧。您知道,它是1979年中国在我国开设的首个总领馆,所以具有非常重要的奠基性意义。美方将其关闭后,作为回应,中国关闭了美国驻成都总领馆。您认为形势还会进一步升级吗?

                                                                          律政司司长:不会被吓倒,美国制裁徒劳无功

                                                                          8日,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发表声明表示,美国所谓的制裁行动是徒劳无功的。声明说,维护国家安全是保障14亿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利益,并保障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有机会为国家服务是我的光荣。 美国动用这种绝望和非法的制裁手法,进一步加强我认为我一直处事正确的信念。与祖国和全国人民相比,我的个人利益毫不重要。 为国家服务我感到自豪,维护国家安全之心亦坚定不移。有国家作为强大后盾,我不会被吓倒,美国所谓的制裁行动是徒劳无功的。

                                                                          米歇尔:我想问个有关TikTok的问题。特朗普总统说要禁止它,现在它很可能被微软收购。根据中国的法律和能力,北京可以要求从任何这样的中国公司获取数据信息。基于此,您能理解为什么特朗普总统和美国政府要确保TikTok在美国运营时北京不能获取任何有关美国公民的数据信息吗?

                                                                          伯恩斯:安德利亚,非常感谢你。谢谢大使先生接受访谈。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18个月前,我和大使先生在密歇根州大急流市见面。我们在500名商界人士参加的会议上进行对话,以纪念吉米·卡特总统和邓小平先生推动美中建交40周年。美国和中国一起做了很多事,取得很多成就,会议有一些庆祝的气氛。

                                                                          当然,人们仍在努力对这种病毒有更多认识,我们并未对它了如指掌,这是事实。但只要我们发现些什么,就立刻与国际社会分享,这也是事实。在我们首次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时,在我们首次与国际社会分享所有这些信息时,美国的病例数量只有几个而已。

                                                                          崔大使:恕我直言,我经常在这个国家听到所谓这是一个“普遍性”的事情的说法。但是,当他们说“普遍性”的时候,主要指的只是美国和少数几个欧洲国家。如果要谈论任何普遍性的东西,就必须考虑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就占全球人口的20%。 如果再算上印度、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国家,那么(这里常说的)所谓“普遍性”通常并不包括全球大多数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