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旺直播

                                                            来源:永旺直播
                                                            发稿时间:2020-08-11 08:42:26

                                                            对美国国会来说,TikTok和微信带来的是潜在的风险。

                                                            国会议员(尤其是参议院)年纪普遍较大,对现代科技尤其是新兴的互联网相关的技术并不了解太多,这才会有两年前扎克伯格去国会给一群参议员和众议员解释一些基本的因特网概念的笑话。所以,可以断定,绝大多数国会议员并未使用过,甚至并不了解TikTok、微信以及它们相关的应用生态。对他们而言,制裁TikTok和微信的动机来源于对美国人信息安全的焦虑。

                                                            此前,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卫学院研究员、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流行病学研究室研究员乔友林在接受《财新》采访时表示,对13周岁以上的在校中小女学生进行疫苗接种,准格尔旗做得很漂亮。现在世卫组织推荐15岁以下(9至14岁),最好是小学高年级阶段接种宫颈癌疫苗,因为这个阶段基本上没有性暴露机会。但在亚洲东方国家,受到历史文化家庭教育等因素影响,基本上大家的共识是倡导初中阶段开始接种。

                                                            第三层压力来自于特朗普自身。

                                                            就在本周,一家总部在弗吉尼亚州的与美国国防和情报界有联系的小型美国公司(也是美政府承包商)Anomaly Six LLC被揭露已将其软件嵌入了众多移动应用程序中,从而可以让他们跟踪全球数亿移动设备的情况。该公司由两名具有情报背景的美国退伍军人创立。据公司的宣传材料显示,它能通过其自己开发的软件从500多个移动应用程序中提取位置数据。

                                                            那么TikTok和微信应该如何应对呢?

                                                            “中国9至14岁的女童已接种HPV疫苗的比例可能不足1%,距离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90%更是遥不可及。”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流行病学室主任赵方辉曾表示。

                                                            因为这样的揣测,双方都想去除这样的潜在的隐患。这也是为什么就在特朗普宣布对两家公司的行政令前几小时,美国国会参议院也通过了一项禁止任何人在政府发放的电子设备上下载TikTok的禁令,虽然没有任何实际的证据证明TikTok有错。

                                                            特朗普对TikTok的威胁看似是对一个中国公司的挑战,但其根本上是对美国价值观的挑战,也是检验美国一直推崇的价值是否真的经得起考验的时刻。

                                                            也就是说,美国自己的相关部门及有直接合作的承包商一直都在做这样偷鸡摸狗的勾当,他们觉得中国公司如果可以这么做却不这么做是不正常的。比如CIA的分析师们日前就表示没有证据显示中国政府或相关部门通过手机应用程序进入智能手机中获取了用户信息,但他们仍觉得这“很有可能”。